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援妹物语


傍晚时分,暗红色的夕阳,在天边洒下红黄交错地余晖,炫目但不刺眼。但是低头快步走出校园的柯雯菲,此刻却无暇欣赏上天随意挥洒出的瑰丽景致。

  当她快步走到校门外的机车停放格,挽在手臂上的名牌水饺包里,陡然传出悦耳地音乐铃声。

  迅速掏出手机,看清上面显示的号码,她立刻按下通话键,「雄哥……嗯,我刚下课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」结束短暂通话,柯雯菲看着手机竟不自觉叹了口气,接着下意识甩甩头,将手机塞回名牌包后,马上骑着轻型机车呼啸而去。

  柯雯菲以最快速度回到出租公寓后,立刻褪去充满大学生气息的轻便T恤、蓝色直筒牛仔裤,直到象征女性最后屏障的白色素面内衣裤离身后,她就赤身祼体冲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。

  花了十五分钟洗去残留在身上的汗渍,女孩便带着一身沐浴后香气,用毛巾搓揉微湿的淡褐色及肩秀发,袅袅婷婷走出这间满室蒸气的淋浴间。

  坐在化妆台前吹干了头发,女孩井然有序地拿起各式保养品、化妆品,以最快的速度在脸上涂抹着。随着厚重彩妆逐渐覆盖在清秀的脸蛋上,令这名原本清纯的女大学生,很快就变成了一位,自然而然散发出媚惑气息的冷艳美女。

  她虽然不喜欢这种妆扮方式,但为了避免在路上遇到熟人,又不得不戴上这张黏腻厚重的「面具」,藉此隐藏她内心的真正情感。

  当女孩那张清纯素颜,彻底变成了妖艳欲女后,她便快步走向衣橱,挑了一件红色绑脖子的比基尼内衣,穿上几乎无任何遮掩功能的线型丁字裤,套上了半截中空小可爱,以及露出大半髋骨的超低腰牛仔短裤。

 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「变身」,柯雯菲站在一人高的立镜前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,才戴上了淡褐色墨镜,拎着名牌小提包,踩着鞋跟高约一寸半的高跟鞋,快速走出门口,随手拦了辆出租车,前往事先约定好的地点赴约。

  一上车随口说了目的地之后,女孩马上别过头,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喧嚣景象,漠视司机从后照镜反射过来地异样目光。

  应该说……她已经习惯了这种,带着诧异与惊艳的眼神!

  她依稀记得刚满十九岁那年,第一次穿着这类火辣性感的服装,站在卧房里的立镜前,看着镜中全然不同的自己时,她恨不得立刻脱掉身上的衣物,卸掉脸上浓厚的彩妆,还给自己原来的清纯素颜。

  但这想法也只是在脑海一闪而过,最后她还是强忍着反胃欲呕地不适,在衣橱里翻找出一件及膝的秋冬黑色大风衣,掩去这身清凉暴露的服装后,才带着忐忑不安的紧张情绪,赶赴她的第一次「约会」。

  随着约会次数愈来愈频繁,柯雯菲才逐渐调适好心情,以「眼不见为净」的驼鸟心态,面对这些充满淫邪意味的目光。

  正当她望着窗外胡思乱想之际,耳边陡然传来「小姐,你要在前面路口下车吗」的言辞,顿时将她拉回到现实当中。

  柯雯菲刚下车,就看到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嘴里叨根烟,朝她迎面快步而来。

  穿着火辣的女孩看到他后,神色没来由的一紧,「雄哥……」「菲菲,你怎么这么慢呀?老大在楼上等得不耐烦了!」被称为雄哥的年轻男子,带着焦急的语气抱怨着。

  「对……对不起。」

  雄哥随手弹出燃尽的烟蒂,一脸不耐烦地向她挥手,「这些话,你待会上去后再向老大说吧!即使你诚心向我道歉,仍然于事无补。快走吧。」「嗯。谢谢雄哥。」柯雯菲向男子点头致意便跟在他身后,两人一前一后快步走进巷子里的电梯大楼。

 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,可是每次站在老旧的电梯里,她内心总会涌起一股莫名地沉重压力。

  「菲菲,你怎么啦,身体不舒服?」穿深色西装的年轻男子随口问了一声,接着就在电梯里自顾自点起了香烟。

  「没……没什么。」柯雯菲先是眉头微皱,但很快就逼自己硬挤出泰然自若的脸色,不着痕迹地挥掉身前的烟雾,「对了,雄哥,你知不知道明哥找我有什么事?」「你别问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」雄哥叨着烟含糊其辞,显然不想说太多。

  尽管他不愿透露,但她多少也晓得所为何事。若不是为了这件事,她也不必把自己打扮成这副模样,和那个「恶魔」打交道。

  当电梯门一开,柯雯菲非但没有感到任何舒畅,反而被弥漫在走廊上地浓重烟味与槟榔味,呛得几乎昏厥过去。她稍微闭气,强忍这些难闻欲呕的气味,紧跟着雄哥刚进入门口挂着「顺元企业顾问公司」字样的办公室后,就看到一个长相斯文,但眼含杀气的男子正阴沉着脸,坐在简陋的办公桌后方打量她。

  眼角偷瞄他站在身旁的黑衣人,个个面色狰狞,一看就晓得他们不像那种,会主动对人露出亲切地微笑,行为举止讲求斯文有礼的文明人。

  受不了这种莫名压力,女孩随即不安地低着头说:「明……明哥,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」年约二十五岁的男子,缓缓收回阴鹫的犀利目光,将身体靠躺在黑色长背皮椅上,十指在胸前互叉,顿时语气森冷,一脸漠然对她道:「说吧,这个月的成绩为什么这么差?」「唔……因……因为这星期要准备期中报告,所以……」「砰!」话还没说完,明哥便愤怒地拍打桌面,当场发出价天巨响,除了当事人外,其它人都吓一大跳。

  柯雯菲尚未从惊愕中回神,男子己借力从椅子上跳起来,指着她大吼:「你居然敢编这么烂的理由骗我?你别忘了,我好歹也是你大学的学长耶!告诉你,假如你再不积极一点,那么即使你卖到八十岁也还不清这笔债!」被他一吼,柯雯菲的眼眶倏地浮上一层水雾,接着就有一串晶莹的泪珠,从她眼角悄然滑落。

  「明……明哥,对不起!我……我下个月一定认真约会,多交一些有钱的新朋友……」女孩噙着泪水,带着剧烈颤音的语气向他讨饶。

  「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,否则我也不会费尽心思追求你,顺便帮你还清伯父积欠罗董的债务……」男子离开了办公桌来到她面前,动作轻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水,食指微弯勾起她的下巴道:「我提起这件事,只是希望你能利用课余闲暇时,多找一些新朋友约会,把欠我的钱还清就行;再说了,我又没有像罗董那个没良心的吸血鬼,硬要加你三分日息,所以你应该知足了。」提起这件事,柯雯菲的心不由得揪了一下!

  若不是他,她也不会由青涩无知的小女孩,变成懂得人事的真女人,更不会掉入他早就设计好的圈套里,开始过着令世人鄙夷唾弃的污秽生活──如果她的同学发现,她所谓的打工赚钱,竟是赚「这种钱」的时候……脑海飞快闪过不堪回首的往事时,耳边骤然传来一句「宝贝,我们好久没有亲热了」的淫语,将她瞬间拉回了现实。

  来不及出声反对,也由不得她反对,那两片涂上了亮彩粉红色唇蜜,宛若可口果冻的滑嫩唇瓣,突然多了一股呛鼻的烟味。

  刹时,女孩发觉有一条粗糙的舌头,正强行撬开自己紧闭的香唇,寻找瑟缩在嘴里的丁香甜舌。

  「唔……明……明哥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」柯雯菲双手抵住男子的肩膀,微微挣扎抗拒着。

  碍于现在的身份地位,明哥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香唇,接着就头也不回,从嘴里迸出一句:「没看见我要办正事啦,还不快闪!」原本抱着看好戏,甚至期待能分一杯羹的黑衣喽啰们,骤然听到老大竟对他们下达逐客令,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,但还是识相地一哄而散。于是前一刻还显得有些拥挤的办公室,不到一分钟忽然变得空旷起来。

  放开了怀里的柔软娇躯,明哥好整以暇地坐在长形沙发上,随手点了根烟,用轻佻淫邪的眼神瞟了柯雯菲一眼,「好久没看你跳舞了,不晓得你的舞艺是否退步了?嗯,你现在跳一段让我欣赏鉴定吧。」「啊!」女孩一脸诧异,「在……在这里?」「怀疑呀!」男子忽然阴沉着脸道:「又不是没表演过!难道现在日子过得顺心,就忘了以前的事?当初为了把你从都不会的舞盲,训练成舞林高手,我可是替你缴了不少学费喔!」提起这件事,柯雯菲的胸口,彷佛被一把利锥狠狠刺了一下。

  「可是这里没钢管……」女孩低着头嗫嚅道。

  「靠!这里不是有一根又长又粗的钢管?」明哥露出淫邪地狞笑,指着自己的胯下。

  「唔……」听到这句话,柯雯菲顿时感到哭笑不得。她稍微吸几口气,强别着诡谲地笑意,语带颤抖道:「明哥……我可以要求有一点音乐吗?没有节奏跳起来怪怪的。」男子指着办公桌后方的音响说:「你又不是第一次来,还要我动手吗?」「嗯,对不起!」「快点快点,待会我和王董约好一起吃晚餐。」男子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。

  当办公室响起了节奏强烈地电音舞曲,柯雯菲吸口气调适好心情后,立刻像换了个灵魂似地,露出媚惑狂野的挑逗眼神,随着音乐旋律扭动柔软的腰肢,踏着强而有力的舞步,缓缓接近躺靠在沙发上的男子。

  当她走到他前方的低矮茶几前,右脚一抬顺势站上了茶几后,便开始跳起了令人血脉贲张的香艳脱衣钢管舞。

  吃了不少苦头终于学有所成的她,也没有令明哥失望。无论是扭腰摆臀,抚弄惹火的胴体,做出各种极具性暗示的挑逗姿势,完全不输给国外的职业舞者。

  随着身上的中空小可爱及比基尼散落在地上,低腰短裤故意脱到一半,露出丁字裤略为遮掩的性感迷人股沟,以及浑圆挺俏的臀瓣时,明哥手上香烟也正好燃尽。

  性欲完全被挑起的明哥,随手弹出烟蒂,迫不及待地伸出魔爪,动作粗鲁地扯掉女孩身上最后的遮羞布,接着将她拦腰抱起后丢放在沙发上,三两下脱掉裤子,将早己硬挺肿胀的分身,硬插入尚未湿透的紧窄花径里。

  「喔……菲菲,你那里好紧呀!不管怎么使用,都没有松弛的现象。唔……真舒服呀……「私处陡然遭到异物入侵,已经全身赤祼的女孩,不禁皱起眉头,语带幽怨轻吟着:」喔……明哥……轻一点……会……会痛!「想不到男子却毫不怜惜,在她紧窄却极富弹性的膣壁里狂抽猛送道:「你少装了!以前你不是最喜欢我粗暴一点吗,小淫娃……你看!」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,男子稍微退出硬挺的分身,刮下一层透明淫液,摊在她面前。

  半眯着眼,承受男子蹂躏挞伐的女孩,乍见自己淫荡的证据,立即用双手捂住厚重彩妆的俏脸,藉此掩饰内心莫名涌起的羞赧。

  熟知她身心反应的男子,故意将沾染淫液的手指,放到她柔嫩的唇边,道:

  「菲菲,尝尝自己的味道吧,我记得你很喜欢这个喔。」「唔……」尽管内心抗拒,但是看到身上男子不容置疑的神情,她只好缓缓伸出尖细的小舌,勾舔着他手指上的淫渍。

 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明哥在她紧窄的花径抽送了近千下,陡然往前狠顶后,就在她花心深处射出浓浊的白浆。

  身心俱疲的女孩躺在沙发上,绝望地望着天花板,心想:「我什么时候才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呢?」。

  字节数:8384

  【完】 上一篇:姐姐禁恋之歌 下一篇:校花-----越漂亮越淫荡

相关影片

您可能还喜欢